☆しゅがぁ雪♡

直白白得見白骨@SHIROBAKO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是的,我不喜歡<SHIROBAKO>。朋友都說它十分感動人心,洋蔥得似催淚彈;我倒嫌它直白得露骨,該說的不該說的都直接的說出,生硬的寫出似乎很動聽的soundbite,既沒有意在言外的餘韻裊裊,看起來也是異常彆扭。

舉例說吧,第十七話,女子會中交換近況時,藤堂說自己明白到了「世上並沒無用功」,在故事中老早就憑中垣内社長的讚賞與工作的得心應手表露無遺,不見得要憑這麼個女子會,特意說出這句。又譬如最後一話,不論是宮森仆回去慶功會場說的那番說話,或是五人聚首陽台的談話,在砂糖耳中聽起來,都過於精心雕琢,雕琢得不像是說得出口的話語,而且打亂了節奏,為本來能好好收尾的故事畫蛇添足。

是的,砂糖認為宮森成功把錄影帶送到電視台的一刻,便是圓滿的結局。宮森仆到慶功會場,在台上說的那席話,有認真細心觀看故事的人,我想都必領略得到大半,而最後聚首露台的更是敗筆,是的,那是首尾呼應,但不是這樣呼應的,那樣的台詞、那樣的對話,造作得廉價。還不如最傳統的做法,畫外音的旁白一句:「我們製作動畫的路,今後依然繼續著」,使人看得更加舒服。

我不明白,刻意寫出一堆彷彿很能感動人心但空洞無物的熱血台詞所為何事?我望不透,畫公仔畫眼耳口鼻也就是了,從幾時開始要連心肝脾肺腎都一併繪畫出來?直白不是不好,但直白的露骨則是過火。我們看的是故事,不是說教更不是說明書。不是嗎?而我認為含蓄是一種美,使人看完整個故事之後有所得著,可以和作者乃至角色有所交流,從故事的鋪排、角色的遭遇等領略到言外之音,再三回味。

對了,<SHIROBAKO>是佳作,只是不合人家口味,人家從來都這樣說。別以為人家是黑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