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

 hevangel

《頭文字D》最終回:說好了的拓海 VS 啟介呢?

《頭文字D》最終回:說好了的拓海 VS 啟介呢?

《頭文字D》這樣就完結了,作者還欠觀眾一個交代,說好了拓海vs啟介那場幻之對決呢?經過Project D的磨練後,到底是拓海強些,還是啟介強些呢?相信這是觀眾們的一大疑問,快些開拍FD對86特別篇吧。至於年底會上映,reboot重拍的新劇場版,很明顯是反正第五部和最終回造了新CG模型,用得不要浪費。明知是舊材料循環再用,我還是乖乖的上YouTube看片頭,看來我中毒已深,怕且要挨《頭文字D》多幾年。

 爽健

東方不敗之死

東方不敗之死

他表面上是反派,其實他是欲救世界於既倒的革命家,他協助野心家保護最後大佬魔鬼高達,蓋因他希望藉魔鬼高達滅絕人類,好讓地球真正休養生息,重建藍天白雲,如此理念,其實跟上帝懲罰世人,大水洗滌天地,藉諾亞方舟重建世界的神話故事雷同,一齣動畫牽連到到環保和聖經,夠扯了吧?

 一弦

別讓動畫CCTVB化

別讓動畫CCTVB化

不過──觀眾到底想要一部怎樣的《艦これ》動畫呢?是一部純粹地輕鬆、賣萌的日常番組?還是一部具史實背景以及動畫元素的一般番組?在這個所謂「廢 萌」當道的時代,不少動漫迷都痛斥時下的作品缺乏劇情、內容、深度,只是一味地賣弄作畫、女性角色、公式化屬性……然而,這次「如月之死」的事件,卻正正 反映出所謂的「違反市場大趨勢」的結果。縱然在劇情上,如月的死是多麼的「廉價」,但畢竟並是遵循著原著而行。有人說這是「為殺而殺」,但亦有人會欣賞這 份忠於史實的勇氣(畢竟這會開罪了不少《艦これ》的死忠,而事實證明,確認如此)。在筆者看來,兩方不同的看法並沒有誰對誰錯,只是他們各自對於《艦こ れ》動畫的期望有所不同罷了。

 逆嘶亭

討厭叮噹

討厭叮噹

如今回想,對叮噹的反感,大概就是緣於男主角大雄和女主角靜宜的奇怪角色設定。我那時候討厭他們的程度,直迫我今日討厭高皓正。大雄這人,雖然是家 中獨子,很大機會擁有東京區的物業,贏在起跑線,但他實在未免太無能,太窩囊。那種被縱容到有事沒事都要借道具求救,從來不會靠自己去解決問題的個性,是 我最抗拒的類型。反正終日都在以淚洗臉,不思進取,其貌不揚,我寧願去看為賦新詞而胡思亂想的小丸子。

 火柴人

關於八神太一,我想說的是……

關於八神太一,我想說的是……

關於八神太一,我想說的又係第21集。該集由細田守做演出,分鏡、音樂、劇情推進等都非常完美,20分鐘的動畫,卻是電影級的享受。以下內容,當年睇無咁深刻,但今日再重看,卻每句都叫人反思自己身處的景況。

 kris

15 年前的八神太一

15 年前的八神太一

轉眼15年,小時候聽著電視機裡的八位主角齊聲說著「永不放棄」、「為了夢想一定要堅持下去」,「遇到困難只要心存希望就能成功」,當時似懂非懂。 在很多年後的今天,有沒有為現在沮喪的你帶來一點點鼓勵?喜歡這套卡通,更重要的還是懷念回不去的童年、懷念15年前坐在電視機前看這套卡通的自己。人大 了,面對現實不免疲倦。但當Butter-Fly和Brave Heart的音樂再次響起,彷彿又看到年少的那一臉無懼的自己,勾起的回憶,讓整個人一下子熱血沸騰起來。一套動畫能給予夢想的勇氣、能成為一種精神力 量,也真的很了不起。

 沐羽

《數碼暴龍01》:那個難忘夏天的回憶

《數碼暴龍01》:那個難忘夏天的回憶

說起來,數碼暴龍也為孩子帶來了許多正能量和價值觀,八個孩子的八個徽章分別代表了勇氣、友情、愛情、知識、純真、誠實、希望、光明八種美德與性 格。同時,其實這些也是八個孩子其實最缺乏的,最需要學會的美德。在劇情進行中,主角他們需要滿足到各自徽章的條件,數碼獸伙伴才能進化成完全體,例如太 一需要拿出真正的勇氣,不再魯莽行事,克服死亡的恐懼,有保護同伴的覺悟,暴龍獸才能進化成機械暴龍獸,大和也需要有保護和理解朋友的友情,加魯魯獸才能 進化成獸人加魯魯。(話說回來為什麼加布獸的進化這麼奇葩,由兩腳到四腳到兩腳最後又變回四腳獸。)

 Altia

ソードアート・オンラインⅡ – 01~12

ソードアート・オンラインⅡ – 01~12

整體來講,儘管我言辭不留情面到了一個點,GGO篇暫時還算是一部可以接受的作品,不過更好的觀看方法大概是當成是一部笑片對待。作品掛名網路遊 戲,但心水清的觀眾向來知道網路遊戲根本不是這些作品最重要的部分。而單純看角色「被治愈」的絕大部分情節或者是成效或是誇大其辭、也沒什麼內容好討論, 但框架卻是紮實,解決殺人的發想也不錯;當然,一部只有框架的作品,一吹就倒。最後,BoB 的英文全稱是Bullets of Bullets,求聲優們不要再用日文口音讀成Ballets of Ballets 了……(翻白眼

 魚神

現在的動畫不需要粵語配音員?

現在的動畫不需要粵語配音員?

於是其後,業界吸收了這個經驗,便更改了由古至今,對「聲優」兩字的定義,開始採取以聲優為整套動畫的中心的行銷策略,取代了以往聲優只是負責為角 色添上色彩的做法。此情況在輕小說改篇動畫的數目,以幾何級上升的情況下進一步加劇,因為輕小說的劇情往往比較弱,亦出現了很多被通稱為「廢萌」的爛劇情 新番動畫,於是動畫製作公司便轉而利用聲優的人氣,希望確保到那一套動畫會有足夠的觀眾因聲優名氣而來,從而以確保到動畫的銷量。同時,聲優的經理人公司 開始了一種名為「偶像聲優」的手段,將聲優從配音員3隻字之中抽出來,在此額外安排大量歌唱以及其他與配音無太大相關的工作,務求使他們的聲優人氣度進一 步上升,以便可以以更高的價錢「賣」到不同的動畫中擔任主角配音。從此,便越來越多的動畫變成了以聲優作為整套動畫的中心,變成了動畫業界的一種新常態。 一套動畫由製作階段開始,便已經好像是為聲優度身訂造的一樣,聲優本身就變成了整套動畫的靈魂。

 雨令青爭

我們都是被選中的孩子

我們都是被選中的孩子

筆者也曾幻想,如果亞古獸來到現實世界,碰上了我,那麼我可否帶領他勇往直前,獨步天下;那麼首先我該預備一個很大很大的食盤,好讓他不要餓壞。結果,我還是寧願亞古獸留於那個世界,因為他已經遇上了太一,不需要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