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しゅがぁ雪♡

直白白得見白骨@SHIROBAKO

直白白得見白骨@SHIROBAKO

我不明白,刻意寫出一堆彷彿很能感動人心但空洞無物的熱血台詞所為何事?我望不透,畫公仔畫眼耳口鼻也就是了,從幾時開始要連心肝脾肺腎都一併繪畫出來?直白不是不好,但直白的露骨則是過火。我們看的是故事,不是說教更不是說明書。不是嗎?而我認為含蓄是一種美,使人看完整個故事之後有所得著,可以和作者乃至角色有所交流,從故事的鋪排、角色的遭遇等領略到言外之音,再三回味。

 ☆しゅがぁ雪♡

識人好過識字(好似係)@SHIROBAKO

識人好過識字(好似係)@SHIROBAKO

惟獨沒靠人脈獲得機會的,就只坂木しずか了。在小酒館打工時,遇上來當客人的宮森和渡辺等人,宮森想要介紹坂木時,坂木制止了宮森。如果,只是如果,宮森和渡辺介紹坂木是声優,坂木日後的路會否走得更順暢?我覺得會。他寧願飲悶酒,看著同期出道的在電視節目中受訪,他們不算大紅大紫也算略有薄名,至少,有機會擔任好幾部作品的主役,有出頭的機會。好在最後坂木也獲得了機會,聲演了新加入的角色Lucy,總算配得到有名有姓的角色。倘非如此,未免太教人洩氣,彷彿為「忠忠直直終需乞食」這難聽極了的話背書一樣。

 ☆しゅがぁ雪♡

知所進退是藝術@SHIROBAKO

知所進退是藝術@SHIROBAKO

杉江先生沒因被投閒置散而有怨言,不會公私不分的因為遭人忽視而由得公司出事。完成了任務,如期交付場景,<えくそだすっ!>有驚無險,製作圓滿終了,杉江先生回復正常生活,以回家睡覺為由,公私分明的不去慶功宴會;事後發現於今青黃未接,則每週借用會議室一日,好與一眾畫師交流技法,互相指點:除了增進畫技,亦避免如此狀況再度發生。

 ☆しゅがぁ雪♡

淫審無有恐怖:假如你還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

淫審無有恐怖:假如你還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

當然,如果閣下不相信或不願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無論《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再怎麼修訂,甚至廢除,依然「陷阱處處」,人人自危得彷如白色恐怖一樣。如此一來,便不再是法律問題,而是促進革命,旨在推翻政權了。

 ☆しゅがぁ雪♡

港配問題,有咩好拗嗟……

港配問題,有咩好拗嗟……

同理,港配也是這樣。村民再怎喜歡或討厭它,自有喜歡它支持它的人。不喜歡它的人,再怎麼插、怎麼踩、怎麼挑釁,它仍自有其價值,亦自可生存。縱然這群所謂動漫塔利班再怎不盡不實的評論,亦無損港配地位;同樣,再怎標榜港配之無問題甚至比原版更是優良,亦不會提升得到港配的位置。

 ☆しゅがぁ雪♡

砂糖的翻譯與不翻譯

砂糖的翻譯與不翻譯

人家絕對支持各位看倌學習原文。若諸君愛本土翻譯,人家既不會亦無法阻止,願各自努力踏上自己的路。本土與原作,絕非對立關係:不會有了本土的翻譯或配音,便使原作的支持者消失,反之亦然。

 ☆しゅがぁ雪♡

愛上你愛的他:動畫版<青春之旅>第六話隨感

愛上你愛的他:動畫版<青春之旅>第六話隨感

和朋友在同樣的時候,喜歡上了同一個人,使人進退兩難,許許多多時候,都是這樣的說。看罷最新一集<アオハライド>,如斯煩惱如此念頭,竟浮現於一直相信水波先生那套「喜歡就是喜歡,沒法子呢」的砂糖的腦海。<アオハライド>的女主角双葉和朋友悠里同時喜歡上了男主角洸。悠里坦白地和双葉說出了自己的心意,使得双葉好想放棄,然而,喜歡真的就是喜歡,心意無法遏止。双葉將放棄與否的決定權,交給上天也交給洸,在車站內她撒了個小謊,說遺漏了東西在學校,看洸落不落車:不落車就放棄,落車就繼續喜歡。

 ☆しゅがぁ雪♡

無盡等待,夢中相愛:<初戀淡薄如雪>

無盡等待,夢中相愛:<初戀淡薄如雪>

當初連載的時候讀到京町先生的這部連載,還以為最終最終蓮也和彩最後緊抱在了一起,重逢而相愛,是童話故事一樣美滿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