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兼

fate: 理想幻滅與再生

fate: 理想幻滅與再生

(原文) 網上不成文規定:正所謂「討論要開名」。本文欲延續Faker君對《fate/stay night UB […]

 思兼

談動畫翻譯

談動畫翻譯

為甚麼思兼說動漫翻譯再本土化?八十後可能會比較了解:例如在二千年前後:叮噹改名為多拉A夢,林有德改名為布拉度。九十年代初或再之前,這些動畫 都會加入部分本土內容:例如ジオング最初譯為戰神渣古,後來譯作自護號。以及到現在在華語區幾乎都稱宇宙世紀高達作品裡面,植根於殖民星的國家稱為吉翁公 國,但香港仍有相當多人稱其為自護;另外加上一部分惡搞(例如馬沙被技術人員揶揄他甚麽都不懂)。但回歸後動畫一度緊跟其日文直譯/音譯,主要是因為被稱為「動漫塔利班」的原文至上主義者的激烈行動,曾經就著陳奕迅主唱《鋼之煉金術師(電視版)》中文主題曲《不死傳說》曾 計劃到三色台抗議。再本土化這幾年才方見起息,例如J2動畫《旋風管家》甚至出現很多香港動漫界才會知道的名稱:例如著名動漫博主馮友等。很多時我們談文 化本土的時候,都會忽略香港對中國大陸以外的其他地方文化的譯入情況。事實上大家都知道,所有英文名稱都會被日本人譯入作片假名甚至創造簡化版的和式英語 (例如英文Building,日文只取其開首兩個音節ビル作日常用途),日本與香港在文化吸收之間的相異之處,內裡文章足夠寫一篇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