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兼

fate: 理想幻滅與再生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原文)

網上不成文規定:正所謂「討論要開名」。本文欲延續Faker君對《fate/stay night UBW》的辯護。正如Faker君所言,兩作有根本的分別:《fate/zero》是古典悲劇, 《fate/stay night UBW》 則是熱血(閃光)勵志劇。但在開始之前,我想先申明自己動畫評論的習慣:我認為動畫必先自給自足,原作可作補充設定之用;但若以此補足劇情,即動畫劇情本身有缺漏,該列下品;換句話講,是傾向新批評。闡明這點我認為是必要的,以 「無睇原作」去評論觀眾的不足其實頗為傲慢,動畫如果不能以自身能力吸引更多觀眾,何必花這麼多錢大製作呢?

申論一、兩個故事都是「去到盡」


《fate/zero》它將英雄的不同方面表現得淋漓盡致;當中尤其以三王夜酌一幕文戲最能表現出Saber(King Arthuria)、Rider(Iskandar)、Archer(Gilgamesh)三種王道於三個不同時空裡面的衝突——Saber乃聖賢之極,Rider乃征服之極,Gilgamesh乃佔有之極。雖說如此,故事並非如Faker君所言是「毫無對錯的多元價值觀」,我們可以從三個王者的終結去得知,Saber那獻身孤高的王道,由始至終都是世界的笑柄,無人能夠跟隨,最後更變成Berserker(Sir Lancelot)的詛咒;那是賢君出現在錯的時空而無力回天。 「被救者無法自救」 ,以道德束縛人心,而從未理解人心,連自己的宿主衛宮切嗣也不懂,這可謂Rider送給Saber那最響亮的一巴掌。故事從設定層面就浸泡在虛淵式的現實主義中,亦是本作傑出之處:一開始就告訴你英雄無力,所以要借助聖杯來達成夢想;是完全的反英雄片。即使強人如Iskandar,帶領著王之軍勢,侵蝕歷史,改變歷史,再造歷史;但到最後仍被Gilgamesh的天之鎖束縛,被開天闢地洪荒之星摧毀一瞬的光輝,人與神之間的距離是多麼接近而又無法逾越。然而對於宿命,他不悔恨,正如當初他不悔恨自己的兒子與臣子將自己的國家瓜分。他由始至終活在自己征戰的國度,而他所追求那世界盡頭之海的浪潮聲,原來是自己鼓動的心跳,人生如此無憾,何懼逝哉?


在衛宮切嗣的故事中,劇情對理想的嘲笑達到巔峰,為了奇蹟,他被剝奪了所有,被自己不知道內容的理想所出賣。雖然同是聖杯戰爭, 《fate/stay night UBW》 並沒有盡用到這項設定,反而透過Archer與士郎的關係促成了衛宮切嗣與Saber的贖罪,套用網絡用語,是左膠到不得了: 「儘管我們不能拯救每一個人,但我們還是能夠拯救多一個人。」無論是象徵遺世獨立的理想鄉的劍鞘,還是將士郎走過荒蕪的人間地獄,抽出也象徵Saber保家衛國的理想開始的Excalibur。我們早已經嗤之以鼻的 「勿忘初衷」,竟被奈須演繹出超乎尋常的熱血。連宿命的失敗都可以跨過的男人,還有甚麼能夠難得到他? 《UBW》 的「去到盡」盡在此中:如果說《fate/zero》嘲笑所有理想的反英雄片,《fate/stay night》就是確立所有理想的英雄片,並蔑視聖杯那個欺騙世界的大奇蹟;他乃英雄之極。我們大可以嘲笑士郎不真實,但可笑的是,我們也在嘲笑那個曾經不真實的自己。

岔開一提:虛淵最近筆下也有一個人很像士郎,那是《Psycho-pass》裡面的常守朱。

申論二、偽象、渺小與唏噓


讓我再說白一點:《fate/stay night UBW》是自殺的故事,殺掉過去的自己的故事,贖罪方法則是:容讓自己無力——無力不完全是自己的罪咎。無力單純只是無力而已。於世界而言可能毫無意義,但對於自己來說,這是存在的證明,這裡又回到Iskandar的結末。對於我來說,在後雨傘的年代,這敲鐘可謂鏗鏘有力。

無論我把故事包裝得多麼熱血,都很難脫離故事主旋律:無論是繼承得來的偽物,還是如Iskandar這種真物, 似乎都必須面對「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的法則,歷史偶然地選擇了勝者,決定了絕大部分的敗者。於歷史而言,每個人都渺小而無意義,結果唏噓而無情,所有努力顯得自我矛盾地必然失敗。我是奈須迷,我記得在《空之境界》第五章《矛盾螺旋》,章回主角臙条巴起源為無價值(起源乃指他人生受某種特定法則,或者意義所束縛),他似乎做甚麼都是毫無價值,徒勞無功的。然而他偶然成為主角兩儀式逃離陰謀的關鍵,而且又成為荒耶宗蓮完美計劃所失算的部分。最後他一如所料,無價值地消逝了,但動畫電影最後,兩個人在咖啡廳背向道別,不帶走一點雲彩,但帶走了一片記憶。遙遠再次呼喚《fate/zero》裡面,韋伯作為臣子,以回憶所貫徹的忠義,何嘗不是時間的牢籠裡面,人類所剩下唯一的武器?

從一開始,我就不知道如何就劇情評定兩套的好壞——唯一可以比較的可能是觀者普遍反應,以及動畫表現劇情的高下。有人說Deen的武戲為主比較明快,我個人認為文戲補足了很多前作未說完的故事,誠然故事到最後真的有點拖拉,未如Fate/zero般簡潔,但得此好動畫,其實也已無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