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男兒當Slam Dunk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其實這個標題有點不盡不實,因為Slam Dunk 其實也有很多女擁躉,套用近年一潮語:識得揀一定揀鍾意睇Slam Dunk 的女仔做女朋友,也不算假。

因為志趣相投的人,彼此人生觀也不會相差太遠。

在下敢說誰人沒有睇過Slam Dunk,不算睇過籃球漫畫,此言沒有誇張,這套已經完結了十九年的經典故事,無論我從那一期單行本亂入閱讀,結果都是不看罷山王工業最終戰不收手,箇中峰迴路轉的劇力,真是前無古人。

Slam Dunk 裏 井上雄彥說的其實不是籃球,而是櫻木、流川、赤木、宮城和三井五位主角如何從籃球裏救贖自己的故事。

櫻木是別人眼中不成器的飛仔廢青,卻沒有人了解他那支離破碎的家庭悲劇;流川看似是只懂打籃球的寡言天才,然而他執着勝利皆因籃球是他人生唯一獲得成功感的成就,這種成長的偏執其實也是一種心病。赤木為了一圓高中全國冠軍這個夢想,簡直把湘北隊的成敗看成一己負擔,忘卻相信隊友的重要;宮城表面上是球技不凡的控球後衛,可是其實他在自信背後其實只是一位除了籃球什麼也沒有信心的少年。

這個故事每位角色差不多都可獨立成篇,在下最喜歡的人物是三井壽,他不是球技最好的選手(雖然他已經很厲害),但他絕對是不屈不撓的代表,無論是翔陽戰時他替湘北起死回生的四個三分球、陵南戰時油盡燈枯退場後他依然活用籃球智慧提示隊友奮戰、山王戰時他體力耗盡兼夾被對手刻意侵犯依然投進超遠投,他對勝利的執着,不服輸我們堅毅鬥志,為了取勝甚至不顧安危打球的狂野,誠如安西教練所言,三井過份美化往昔的明日之星,反而小覷了早已比當年厲害的自己。

湘北五子的成長期各有缺失,他們分別在山王之戰中浴火重生,其實除了五子,井上雄彥亦然。

他急流勇退,堅守承諾,不再也不讓別人動Slam Dunk 這株搖錢樹,也是他為人稱道的原因,他當年認為湘北險勝山王之後功敗垂成已經是最佳結局,十九年來除了黑板上的《十日後》故事稍為一解擁躉胃口之外,他一直沒有食言。

堅持讓一個經典故事善終,是許多由經典變成庸俗的作家做不到的抱負。在下相信就算再活多幾十年,以後再拿起Slam Dunk重溫時,那份情懷依然不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