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 Chow

【工口獄】同人場的色情查禁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同人場

香港每年有四場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行的同人誌販售會,提供創作者銷售作品的機會,創作類型囊括二次創作及原創之漫畫、小說、繪本、遊戲、CD、精品、影集等等,最近一屆活動參展組織逾三百七十個。

不少本地創作者都經歷過同人場的磨練,技藝因而愈趨成熟得以作個人發展,同人場也是另類創作的實驗場所,以及孕育眾多可能性的文化交流空間。同人販售活動更是商業出版機構物色新血的地方,在同人場中打滾的作者多已具備豐富的創作經驗,進入商業領域時可立即成為有效的即戰力。換言之,同人場替商業單位省卻培訓成本,一方面給作者一個自由度較大的創作試煉場,另一方面也為讀者供應主流市場上缺乏的小眾作品。

 

同人誌

同人誌(Doujinshi)由日本引入,意指由擁有共同興趣的人自製的出版物,主要於同人活動中販售,或在網絡上以特定讀者群為對象發表。同人誌的淵源可追溯至日本十九世紀末的文藝誌,今時今日成為動漫愛好者分享創作的媒介,於是同人一詞約定俗成指代「二次創作」,但同人誌同時也容納了原創題材。在日本大型同人販售會Comiket裡,仍設有文藝詩作類別的專區。同人誌在80年代傳入本港,起初是以多人合誌的形式製作,創作理念相近的同好們成立組織,互相分擔工作和成本,後來同人市場日益成熟,以個人名義出版的同人誌應運而生。

同人誌的性質是「獨立出版」,出版形式與商業出版或自資出版大不相同。同人誌由作者自行處理印務及相關製作,在沒有出版商並且不經過發行的程序下,以同好為目標對象發佈出版物。隨著同人市場發展蓬勃,同人誌可達到不亞於商業出版的銷量,甚至外銷日台中三岸,養起一批以同人創作為職業的作者,但要經營至職業規模並不容易,而且大部分同人作者均抱持「對原作的愛」這個心態來分享創作,不少原創作者更是不惜虧本地堅持理念。

2_dojin

色情查禁

不論題材是藝文詩畫抑或動漫遊戲,同人誌都蘊含了可貴的創作熱誠,而同人活動是本地僅有可供獨立出版物集中販賣的空間,可是本地同人場近年卻飽受滋擾,二次創作條例修訂方案尚未達成共識,同人作者又面臨色情查禁的威脅。檢舉人仕連同政府部門以《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規制同人創作,CWHK36發生了參展者作品被強行取走一事,掀起圈內的激烈反應,聲討惡性執法同時,也散佈了令創作者退縮的白色恐怖。

同類型的規章約束不僅威脅本地文化,在文化輸出國日本亦存在同人版權及色情查禁的爭議。日本通過法例修訂禁止進行「非實在少年」(外觀年齡在18歲以下之人物)的色情描寫;「TPP協商」 中的著作權條款引來業界擔憂;Comiket 85因修正不足而被禁止售賣的同人誌由歷屆的個位數激增至三位數。業界隨即強硬回應,在2010年《東京都青少年健全育成條例修正案》(即非實在少年)通過前夕,日本十大出版社共同退出「2011東京國際動畫節」以抵制該法案;漫畫家赤松健提出在TPP協商下保護同人文化的方案,為二次創作護航。

 

可是,香港同人場沒有像日本那樣的龐大業界支援。同人活動RG12前夕,旺角信和中心數間動漫商店遭封舖搜查,加劇了圈內的自我審查,組織紛紛暫停售賣含敏感內容的刊物。隔月,CWHK37再次有參展者作品因涉及色情內容而遭電報辦人員撿取送審,事前CW主辦曾在展前數天放出公告,表示:「大會採用香港書展及動漫展的方法,聯絡了『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該處於活動當日,公眾人士入場前(9-11am),會派員先巡查每個攤位,如發現攤位有某些物品可能未合乎法例,會先作出提點勸喻。」,然而,活動當日並無組織收到電報辦人員的預先勸喻,即以「放蛇」的手段獲取該刊物,此事引起同人界各種非議。

儘管主辦方在處理手法上令人詬病,但真正威脅到創作者的是淫審制度。根據《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按照第24條「發布不雅物品的限制」的規定在本地發佈「第II類(不雅)」刊物是合法的,「第III類(淫褻)」則在任何情況下禁止發佈,否則作者須負上刑事責任。可是,第II類及第III類的評級定義卻極為空泛,僅僅只有「『淫褻』(obscenity) 及『不雅』(indecency) 包括暴力、腐化及可厭」一句描述,條例缺乏清晰的準則,審裁委員及評審過程亦欠缺透明度。

 

有欠公允的審查機制,造就了文字獄式的司法陷阱,色情查禁不僅威脅到同人場的存續及作者的創作自由,它向來也是箝制資訊、出版自由甚至人權的查禁手段,落後且過時的評審尺度更令淫審處多次鬧出國際笑話 。該條例在2008及2012年完成了首兩階段的修訂咨詢,對於政府擬定收緊條例,女同學社指出 :

『根據政府的相關報告,《條例》未有為「淫褻」及「不雅」作清晰定義,且計劃提高罰則。女同學社認為政府藉此打壓公眾發布及接觸資訊的自由,遏制出版權力、破壞言論發表,剝削公眾對自己的道德決定權。』

網絡自由關注組亦有成員表示:

『不少網上論壇的營運者都是義工,如果加強罰則,他們就要面對更大的風險,批評《條例》變相打壓網絡及言論自由。如此,則容讓政府有機會藉口以審查出版物為名,收窄文藝創作空間及加強互聯網管制,打壓創作、表達、學術及言論自由。』

小結

CW身為本地同人活動最大主辦單位,卻毫無文化承擔。創作者面對無準則、無指引、無定義的淫審條例,在創作的初始階段便遭逢阻嚇,扼殺了成人向作品的可能性。一連串事件亦導致人們將焦點落在同人文化的情色一面,事實上,同人場內超過80%是全年齡向(第I類)組織,當中不乏在場中努力不懈十年以上的創作者。為防止惡性執法進一步打壓文化,甚至成為摒除異己的政治工具,必須持續監察版權及淫審條例修訂的發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