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しゅがぁ雪♡

無盡等待,夢中相愛:<初戀淡薄如雪>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文字大小 列印

yukiawa
當初連載的時候讀到京町先生的這部連載,還以為最終最終蓮也和彩最後緊抱在了一起,重逢而相愛,是童話故事一樣美滿幸福的結局。終於等到單行本發售,拿上了手便愛不釋手,一遍又一遍的讀完又讀,每次閱讀都覺得有種莫名的怪,怪在何方又說不出來。讀了不下二三十次,才發現問題之所在:原來,到最後,京町先生才隱約地暗示,後來二人重逢相擁永遠幸福快樂的場景,不過是彩每年聖誕都會發的一場無法實現的黃粱夢。

蓮也留書離去,要彩好好的變得成熟,找到並踏上自己的路。在砂糖眼裡看來,那冠冕堂皇修飾得極漂亮的說話,說到盡頭不過是藉口。分手,不一定是不愛了;只是,將最後的說話說得漂亮,大家好過,互留幾分薄面好等大家容易下臺,一如「你定會找到更好的」這句話,都是門面說話。只不過誰要戳破這紙薄的人情,死纏對方說出心中的想法:「你已是最好的,還何來更好的?」就算言者無心死纏爛打,聽者仍會有意。誰叫我愛你,這種話怎可能說出口?踏上自己的路途?我的路途就是追隨你的腳步,留在你的身旁,只要有你在,一切都不再需要。

彩聽了蓮也的話,專心努力的讀書,蓮也的一句說話是彩全部的動力,彩說是想成為獸醫:至於成不成得到,故事不曾交代。對彩而言,蓮也太重要,一顰一笑都可以牽動心思,只不過一句說話便奮不顧身地做,全心全意地愛他,就算成為獸醫的路途,也不過是在蓮也畫下的框架內挑選。我想,這該是彩一早選定了自己的路途的緣故,這條路,叫雪村蓮也。就似是,一對戀人分手的時候,提出的一方說了「你會找到更好的」,就算被甩的一方早已揀妥非君不嫁,仍會隨便找上個人去拍拖,甚至結了婚生了孩子,也不會放棄、不會忘記當初的那份感情,仍然愛著最初甩他的人。至於拍拖和結婚,也是做給他看的,使他不再擔心自己,也不會覺得害了自己甩開的人。要是人家不愛你,才不會抱上一個不喜歡的人,演這麼一場好戲給你看,一如京町先生的出道作<だって、君が笑うから>,凌在結衣病逝前答應了他,要一直精神地笑著活下去,後來,還是和別人結了婚生了孩子;同時秘密地妥善保存著結衣的遺物,和他的一切:照片、筆記,統統不曾丟棄。

難怪,讀了<はつ恋は雪のように淡くて>這麼多次,次次都覺催淚,感覺很是<ちゅちゅ>年代的京町先生。留意到了京町先生寫下去,彩那兩句獨白的意思,便懂了催淚的緣故。彩的等待是無了期的守株待兔,到最後等不等得到還不知道,只能做夢,在夢裡和蓮也再遇再愛一遍。至於現實如何?天知。

初戀果真淡薄如雪,猶如泡沫輕柔極易融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